欢迎您!
主页 > 小鱼儿精选资料大全 > 正文
即时开彩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关于“朱大鹏犯
日期:2020-01-31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原标题: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关于“朱大鹏犯罪心理解析”

  人即使做了坏事,他在面对别人时,也会给别人一个“自己有理” 的理由,不管这个理由是否有理,也不管这个理由是否能够成立。

  根据笔者多年的研究发现,许多案件即使在侦查破案抓住犯罪人、根据法律将犯罪人绳之以法后,仍有不能完全解析犯罪动机的现象。犯罪人可以给我们一个他犯罪的理由,譬如:案中他给出的犯罪理由是与同学打牌,同学说他偷牌,说他为人差劲等,他为此很生气,所以杀了4位同学。

  邱兴华案件中他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夫妇上山后曾与道观的道长发生争执,争吵中道长故意摸他老婆胸口一把,道长肯定与他老婆发生过奸情,所以,他杀了道长在内的10个人,还将道长开膛剖肚。

  事实上,不是犯罪人的精神不正常,而是犯罪人的心理活动有他自己的逻辑过程。研究犯罪心理,最忌讳用自身的心理感受去理解犯罪人的心理问题。必须探索犯罪人自身的心理发展历程以及形成他那种感受的背景内容,进而才能去解析他犯罪的心理逻辑性。 人即使做了坏事,他在面对别人时,也会给别人一个“自己有理”的理由,不管这个理由是否有理,也不管这个理由是否能够成立,更多的时候,人在找这种“理由”时会有一种“本能性的反应”,即 自我保护。他要说出的理由一定要有利于自己,一定要让自己行为发生得有根 有据。至于他内心真正存在的丑恶缘由,他不仅不会拿出来曝光,更不会自己去认真地面对和审视。

  此案从他杀妻抛尸开始被立案侦查,当抓获朱大鹏后,侦查人员才知道他已经在此之前先后杀害了两个亲生女儿。在监押期间,侦查人员得知,他早在 10年前就杀过人,是他妻子的妹妹。 如果说他杀大女儿和妻子的理由是怀疑这个孩子是他妻子与他父亲通奸所生,那么,杀第二个女儿就没有任何的理由。他曾说:“他很喜欢小女儿,因为她学习很好,也很乖巧。”

  显然,杀二女儿的行为证明一点:他杀大女儿也并非是真正为了“不是自己亲生” 的理由。如果说,他妻子与他父亲通奸,那他的妻子就不是一个干净的女人。那么,为什么朱大鹏在杀害妻子后还要吃掉妻子的生殖器官?他自己亲口说:“她(指妻子)是我的,所以我要吃掉……”这不正说明在他内心中,他从没有将妻子视为他父亲的。否则,吃的心理根据就不能成立。

  如果说,他父亲完全对不起他,他有充分的理由为杀父亲做准备,即眼前他杀3个人是因为被父亲的“不仁不义”行为所刺激。

  那么,10年前他就敢下毒、亲手杀害与他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妻妹又是谁的不仁不义呢?

  从他在被捕后一直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他自己的父亲和已被他害苦并杀害的妻子,他始终没有丝毫的内疚;乃至 行刑前侦查人员告诉他,在他父亲的坚持下所做的亲子鉴定结果已经证实大女儿是他自己亲生女儿的事实后他仍然没有丝毫的愧疚来看:他自诉的犯罪理由能够成立吗?

  被抓时的朱大鹏33岁,从他第一次杀人是在10年前的事实推算,他23岁时就已经存在着与犯罪有关的心理问题。我们可从当时的一些情况分析相关问题:他与妻妹的关系无论从性别力气、年龄成熟、居住条件等方面观察他都占明显的优势:一名正准备考学的女孩、没有沉溺于黄色录像的女孩、尚无男女关系经历的女孩很难主动勾引一名成熟的有妇之夫。

  因此,他与妻妹发生的性关系究竟是诱骗得手还是强占得手现在都无法得知,问题在于,对于这样一个弱小的妻妹,他不仅敢上手而且为了摆脱还下毒杀害,可见其内心的狠毒与自私。

  如前所述,了解一个人的心理必须研究他的心理发展轨迹,人在后来生活中显现的心理问题必有形成的背景和过程。从他对父母的无端仇视和猜忌,再观其作案中显现出的极端自私的特点,笔者形成最初的两个判断但需要证实:其一,他早年(指6岁之前)更多的时候不是与父母在一起,而是与更加宠爱他的祖辈在一起;其二,他一定有从小被过分骄宠的背景,因为人的任性、自私和肆意妄为往往与从小被“没有是非的宠溺”有关。

  于是,笔者在见到朱大鹏时特意了 解这一问题,他的回答证明了我的判断。他是长孙,从小更多的时候都是与爷爷奶奶、还有太爷(即父亲的爷爷)在一起。

  他说:“童年的事情不好回忆了,印象中就是我的太爷,就是我爷爷的父亲经常带我。”从这种家庭关系中我们可解析:太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之间谁会更多地说不?一般应该是父亲或母亲。

  不管他是否能回忆起某些生活细节,但在他模糊的心理感受和记忆中,家中对他敢说不的一定更多的时候是他的父亲———一名中学老师。

  笔者认为,这成为他后来一直对父母极其抗拒和出现诸多“无名不满”的早期心理背景。同时,这种长孙被宠也就养成了他从小以自我为中心、自私自利任性、甚至肆意妄为的行为习惯和性格特点。

  此外,作为长孙的朱大鹏经常要面对不同的长辈,因此,每当他做了不好的事情时终究要给长辈一个理由,尤其是让袒护他的人能够继续袒护他,于是,他也就逐渐养成了“撒谎”的习惯,最好的谎言就是将过错推给别人,不管是不是事实,只要他认为能够自圆其说就可以。

  在心理研究中,凡涉及人格的现象都是指一个人终身具有的心理现象,这种现象可作为一个人一贯处事或为人的风格。这种心理风格在出生后的早期更多地显现在人的先天禀赋方面,如:聪明与否、好说好动否,内向或外向否,等。这种先天品质一旦显露终身具有;同时,人在成长中的环境和教育也会融入人格,如:观念、性格、言语技能等,这些后天品质同样是一旦形成终身具有,如母语不会轻易地忘记。一般到18岁之后人格便基本定型。其为人处事的风格也不轻易地改变。

  重要的是,这种人格会决定个人的许多心理倾向(动力和制动问题),还有个人的行为方式与特点。简单地说:自私冷酷的人在其生活中会一直具有这类风格。

  在研究犯罪心理现象中,我们也可发现犯罪人是不同的,犯罪表现也有不同。如:有的人犯罪是在具有明显的外部刺激后才出现犯罪行为,有明显的刺激与反应模式。

  但是,也有的犯罪人即使没有人刺激他,他也会主动找机会犯罪,属于主动出击类型的。一般而言,后种人的犯罪就具有人格上的问题。

  与犯罪有关的人格问题又分两大类,一类是先天禀赋为主的类型,如:低能、不善言语表达和交流、先天情感反应迟钝等而引发的攻击犯罪等。这类人格问题往往与后天抚养、教育关系不明显,也无法用药物予以治疗。但这类人数在犯罪群体中所占比例极低。另一类与犯罪有关的人格问题就更多地属于后天抚育、后天教育出现的问题。朱大鹏就属于后一类情况。

  笔者在与其接触谈话时观察,他思路清晰,表达能力好,他有独立生活和挣钱的能力。他自己也介绍说:他曾上到高三。高考时只差不多的分数。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因为他父亲是老师,父亲曾对他考学寄予很大希望……这些都证明他智力正常,意识水平良好,他的社会性发展也正常,人际关系反应良好。

  他还有正常的情绪反应和情感反应。如,他对情妇的念念不忘、对父亲的仇恨等。尽管他的犯罪行为很怪异,但他的心理是正常人的心理。这正如笔者在另一篇文章中曾指出的:“犯罪行为异常不等于人的异常”,“心理异常也不等于人的异常”。朱大鹏的犯罪行为异常从案件报道中就可看出,在此不必赘述。但他的心理异常为什么不同于人的异常,需要在此进行分析。

  心理异常也有很多种情况,如认识的异常、情绪的异常、意识活动的异常等。前面已析,朱大鹏的知、情、意活动正常,他的心理异常最突出的表现是人格中的“性格”异常和决定行为的“观念”异常。

  这两个问题均形成于后天。性格形成有关键期,如同人的胃口,早年常食的食物会让一个远离家乡的成年人产生亲切感、舒服感和幸福感。同样,早年常发生的行为也会让人在成年后当遇到类似的背景或遇到生活难题时最容易发生、容易重复。

  “早年” 一般指两个年龄段:一是出生到12岁左右,这是人的情感依恋期,也是性格形成的关键期;二是12岁到18岁(可稍推迟2至3年)。这是人的青春期,也是性格形成并进行矫治的关键期。

  如果一个人在早期出现性格问题,那么,在这一时期通过改变环境、改变教育者然后进行强制的系统的矫治,个人还能发生较大的性格改变。

  如17岁当兵的人有时在前两年会发生较大的性格变化。但如果一个人一直生活在一个不变的环境下,同时,如果他身边的抚养者和教育者没有太大变化,那么,一个人的性格从形成到成熟就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现在再观朱大鹏的成长背景恰恰具有类似的问题。他在20岁前几乎没有更改过环境。

  观念往往与人的生活经历有关。当一个人在幼年做某事时,尤其是做错事时,需要有成年人来告诉他这一行为是错的,为什么错了。相反,在宠溺式的教育中恰恰缺少这种告知和阻止,从而,在孩子幼小心灵中就不会形成一种观念,即某种行为绝对不能做。

  所以,朱大鹏的父亲在最后说的话:“可回过头想一想,儿子走到今天这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好痛心……”应该说,他的父亲有着一种自悟能力,而且悟出了自己的错。

  对于朱大鹏杀人的真正动机,笔者也是在对他进行心理访谈、对他的心理轨迹有了完整的了解之后才发现的。

  如前所述,他的杀人动机一直让人困惑,直到临死前,他还在骂他的父亲。他还在污蔑他的妻子。这两点表现让我们看出什么?

  我试举另一种心理现象来说明这一问题,曾有一名12岁的男孩因为整天泡在网吧被妈妈一顿臭骂后竟然服毒自杀。这是一种什么心理?这是因为母亲平时对孩子表现出太多的爱和在意,孩子是利用母亲的爱来惩罚母亲。

  如果孩子哭闹,母亲绝不迁就,如:看着哭闹的孩子却表现平淡,这就给孩子一个信号,你哭得没有道理我不心痛,我不在乎,所以,孩子以后就不会以哭闹甚至是自杀的方式来对付或报复母亲。

  孩子在母亲面前的自杀是一种报复,是利用母亲的爱来报复。没有显示过分的爱就不可能被孩子所利用。所以,溺爱过分会造成被溺者对其的“欺负行为”。

  朱大鹏的行为正如此。他是在欺负一直迁就他的父亲,欺负迁就他的妻子。相反,对他霸道的情妇他在临刑前却让他念念不忘(情妇的霸道是出自他自己之口,显然是他自己感受到的并给予的评价)。

  因此,他杀女灭妻真正动机不是因为父亲,也不是因为怀疑第一个女儿非自己亲生。正因为不是这个问题,所以,亲子鉴定的客观结果出来后他也无所谓。

  他对鉴定结果的忽略和漠视正可以说明:他并不是真的在意这件事情,他真正的犯罪动机并非为此。 笔者在访谈中曾有意问他一个问题:即你最讨厌什么事情?

  他回答:“别人说生男孩的事情……”还是前面笔者所提到的心理研究的基本原则问题。

  任何一种心理现象一定要放在某种背景之中才能理解。没有男孩,这在实施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后的城市里已经普遍地被人 们所接受,被默认,已经不成为人们的心病。

  但是,在许多农村地区,这仍是一些家庭或一个男人的心中之痛。朱大鹏作为长子,一直膝下无儿,他的父亲和母亲

  能不在意吗?之后,他的弟媳却生了一个儿子,这关乎在家中的地位和他自己的尊严,这一切都会让他为此而敏感,也是导致他和父母关系紧张的重要背景,是他与父母关系紧张的真正原因。

  只要提到这个原因就同时提醒着朱大鹏: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这是自己的无能,不够男人。所以,在诸多借口中他惟一不愿随便提的就是这句话,没有儿子,不能生儿子。

  他杀妻灭女是在遇到这名情妇之后,而他所说的“怀疑”却是早许多年就存在了。所以,怀疑奸情根本不是杀戮的理由。若论他对情妇的感情,笔者认为,与他对前面妻妹的感情是相同的,即生理需要时在一起,不需要时照样可以除掉她。朱大鹏在我对他的访谈快结束时曾问我一个问题,他说:“您认为,如果我不被抓,这情妇会与我结婚吗?”我替他分析:“你连自己的女儿都敢杀,这情妇又不傻,她自己有个儿子,不是你的,她难道不怕你哪一天对她儿子起杀心?为了她的儿子她也不会轻易与你结婚的。”当我说完此话时,朱大鹏居然冒出一句:“如果她不与我结婚,我一定也会杀了 她。”他这句话的口吻与他一贯的心理风格是相符的。

  分析到此,人们恐怕都已经明白了他作案的真正动机。朱大鹏与妻子已经有两个孩子,都是女儿。而情妇只有一个孩子,还是男孩。这说明,情妇能够生男孩。他若与她结婚,就有可能生男孩。这是他真正的想法之一。当朱大鹏向情妇表达想与她结婚时,有夫有家的情妇却开始推脱:你有老婆,她对你那么好……不过情妇因见过朱大鹏的小女儿,曾表示这小女儿很可爱。

  由此,朱大鹏曾萌生留下小女儿的想法,同时,朱大鹏还是很爱对他百依百顺的妻子,这从他后来吃妻子的生殖器官也可证实。所以,他曾想留妻子一命,将她支走,到外地打工,哪怕暂时地支开,只要情妇能与他结婚。没想到的是,当他杀完大女儿后将小女儿领到情妇那里时居然被拒绝,理由是“她有妈妈,븐짜촘멕癎懃彊《徒질瞳莖》뒨珙勵괜몬契땡!我怎么留得住她?” 这导致他后来产生了彻底的杀妻灭女之心。用他自己的话讲,“我用净身来向她表示我的诚意。”

  真是为了情感吗?还是为了性?还是为了钱?(他自己一直做木材生意能够挣钱)所以,惟一的理由就是如果能与生过儿子的情妇结婚在一起、再加上自己的两个女儿已经失踪,他现在33岁,他完全可以再生1至2个孩子,那么,生男孩的希望是存在的。

  他只要生出男孩,那么,他在家中的地位(老大的地位)就自然确立,父母就不会再小瞧他。村民也不会再看不起他。这个旁人看起来荒谬至极和愚蠢至极的念头就成为朱大鹏杀妻灭女的真正动机。

  此案的犯罪动机确实隐晦,但是,当我们真正了解朱大鹏的生活背景,了解他的人格,再了解他在生活中所遇到的刺激源,就可以发现他内心的指向。

  同时,很多隐晦的犯罪动机在被解析出来后,人们又会觉得:如此一件小事,如此一个荒唐的念头,甚至如此简单的一个习惯,这就是犯罪心理现象。